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科学网方言曾泳春的博文7z

发布时间:2019-07-08 23:04:41

方言曾泳春 上海人和广东人说话,正好是两个极端。上海人朱唇轻启甚至不启说出来的话,广东人必定是大张了嘴,每个字犹如从丹田之处运足了气才能说出来。比如说“花卷”两字,上海人的嘴唇几乎动都不用动,而广东人要很费劲地把花说成“fa”,且嘴巴必须张大;至于“卷”,那就更费劲了——这个字的普通话发音已经算比较费劲,广东人只会把发音往难里整,不会往简单上去靠的。广东人就是实在! 上海人小资,上海话也轻巧,几乎只在舌尖处,利用舌尖与牙齿间的扣动来完成。有次我和老公在梅陇镇广场的自动扶梯上,听到身后有个典型的上海男人在飞快地说话,我俩不知怎么同时转头去看那个男人说话,只见他嘴巴张都没张,一串话已经从嘴里飞了出来。我和老公惊异地对视了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我们从大学时候起,就饱受上海话的折磨。上海话是上海人的特权,其他地方人,最好不要讲。如果你不是上海人,只要你一开口讲上海话,上海人立刻就会来一句:帮帮忙好伐?那意思就是说,拜托!你乡下人,就别讲上海话了。学校里上课时一般不能用上海话——毕竟是面向全国的大学校园。但那些上海老师用普通话讲课,讲着讲着,突然话锋一转,就讲起了上海话,而且面对着我们这些外地学生焦急的目光,装作不知道!话说回来,上海人讲普通话,人就有点发木,而一旦讲起上海话,脸上立刻活络起来,眼睛顾盼生辉,声调旖旎婉转,课也讲得有声有色,通话给学生们上课了。却不料,有次我上双语课,而且因为是第一节的概论,我整堂课就没讲几句普通话,可下课后马上有学生对我说:老师听你口音是福建人吧!我汗颜,不知是我那几句普通话漏了馅,还是我的英语带闽南腔?如果是后者,OMG,这真是一件可怕的事,我还一直以为自己的英式英语字正腔圆呢,并以此作为我听不懂美国人英语的借口。 虽然我经常鄙视自己的英语,但一想起我会这么多种人们称为“鸟语”的方言,腰杆也不禁挺直了。

开微商城小程序
小程序有哪些
百度信息删除该怎么做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