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混世矿工 第八十二章 得陇望蜀

发布时间:2019-09-25 15:48:52

混世矿工 第八十二章 得陇望蜀

一顿饭吃了一个多小时,酒足饭饱,薛玉琴去收拾碗筷,窦云涛迫不及待的搬来麻将桌,四个人于是又大呼小叫的开始砌长城,顿时满屋子响起稀里哗啦的声音。

喝的醉醺醺的窦云涛并没有时来运转,经常出错牌,于是就能时常听见薛玉蓉银铃般的笑声。

“嘻嘻,碰~!”

“嘻嘻,我的,杠~!”

“哎呀,姐姐快看看,我是不是胡了?”

......

“哈哈,我又胡了!”

......

一个小时下来,柱子也是有点儿头晕眼花的出了不少错牌,输了一百多块,顿时自告奋勇要为大家做服务,站起来烧水泡茶去了。

薛玉琴挨着杨凌坐下来,如同毫无知觉一般将饱满充满弹性的大腿紧紧的贴着杨凌的大腿,顿时让他心脏一阵乱蹦,嘴巴也有些发干,但他又不敢挪开腿,生怕惹的薛玉琴不高兴,于是只能心怀鬼胎的继续打牌,心神不宁下竟然连出几次昏招,让窦云涛竟然连胡一把大三/元和一把清一色,只好郁闷的掏出一百多块,薛玉琴看着杨凌臭臭的脸色,轻轻地捂着嘴偷笑。

窦云涛胡了两把大的,顿时有点儿的得意忘形,张狂的大笑着要大杀四方,把饭前输掉的捞回来,但可惜的是他的霉运并没有被杨凌的昏招终结,接下来又开始输,只听薛玉蓉不停的兴奋惊呼。

“哎呀,猪头别动,我杠!”

“嘻嘻,胡了~”

“又胡了~”

......

“胡~”

......

杨凌感受着桌子底下一条玉腿传来的让人心猿意马的触碰摩擦,一直有些心不在焉,薛玉琴面若挑花鲜艳欲滴,眼角春水荡漾弥漫,摸牌时几次都鬼使神差的和杨凌的手碰在一起,更是心若小鹿乱撞,气息都有些紊乱。其他人都没在意,也不会想到桌下的款曲,薛玉蓉有一次好奇的问:“姐姐,你的脸怎么这么红,你是不是隔火炉太近了,要不我们两个换换?”

四个人一直打到接近深夜十二点,这时薛玉蓉面前已经堆了厚厚一堆红色的百元大钞,杨凌也是输多赢少出去三四百块,薛玉琴心思不在牌上,也输了一百多,大霉鬼窦云涛输的都快哭了,每次摸牌都有气无力唉声叹气,最后在他强烈的要求下,这次送钱行动才结束。

几家欢喜几家愁,薛玉蓉兴奋的大声数着票票,窦云涛清点一下,一晚上他竟然输掉接近两千块,顿时呼天抢地的不要活了,柱子默默地在他身后递过来一根绳子,被他按在桌上狠狠的K了一顿才心情舒畅点儿。

杨凌早就寻思要离开,借这个机会赶紧站起来,离开隐藏在暗处的那条充满诱惑的玉腿,心底才微微放松一点儿,心底不禁哀嚎:女人都是妖精,简直是要老命啊!

本来自从毕业后已经素了四五年,早已经习惯没有女人的日子,但前天那次跟韩雪昏天黑地的荒唐了整整一天,加上他现在的体质特殊,食髓知味,他几乎对女人已经失去了抵抗力,特别是年轻漂亮的女人,一点点的诱惑就会让他浑身血液暴走,欲望升腾,他都不知道以后没有女人的日子自己该怎么活。

接下来杨凌也不敢再呆下去,毕竟薛玉琴不是他奢望的菜,预备队都没有进,于是匆匆喝了几口茶,把车上的矿石搬下来后落荒而逃,开着车摸黑回家。

皑皑白雪在清冷的月光下泛起白光,四野寂静,连野狗都躲在温暖的地方一声不吭。

杨凌把车开到空旷的地方停下,跳下车用雪搓了一把脸,这才感觉好受点儿。

看来以后还是要尽量少来这个地方。

他知道薛玉琴的心思,但他实在是没有办法给她一个女朋友的身份,现在的社会是一夫一妻制,他现在有了名义上的女朋友韩星琳,内心虽然没什么感觉,但韩雪还是在尽量的撮合他们,而他也还对大班长孙晓静有那么一丝丝的祈望,虽然感觉自己配不上她,但身为男人,吃着碗里看着锅里、得陇望蜀这种基因简直都不需要遗传的。

而今又多了一个跟自己有深入肌肤之亲的韩雪,他实在是不愿意再招惹更多的情债,这种东西一旦沾上,一辈子都还不清,特别是薛玉琴的家庭状况,那种山区的古老传统,薛玉琴都不可能无名无份的跟着他一辈子,即便是薛玉琴愿意,他也一定不会接受,人,总得有自己的底线,而且,他也知道窦云涛的心思。

坐在车上,打开车窗,吹了许久的风,他才慢慢开车回家,回到别墅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

此时他却毫无睡意,坐在床上打坐修炼一会儿发现身体早已处于临界状态,似乎天地之间有一种巨大的压力将浑身的真气压缩在体内,再也没有突破的希望,只好悻悻的放弃,于是干脆钻进系统的小院子,在石屋内把所有奖励得到的东西都清点了一遍然后用纸箱分门别类的装好。

这些东西各种各样,林林总总加起来有一百多件,除开矿石,对那些看起来特别古怪的东西,都挨着运功用真气试了一遍,没有发现一件像紫玉九龙璧那样的法器,最后,他把眼光停留在那个龙杯上。

龙杯孤零零的摆放在地垫上,通体灰黑色,似玉非玉,隐隐有金色的纹络显现,杨凌拿起龙杯,对着它输入真气,随着真气慢慢的加大,龙杯上面的金色花纹开始变得明亮,灰黑色的杯体也从内透出一丝浓郁的墨色

混世矿工  第八十二章 得陇望蜀

,整个杯子黑金两色交织,显出一种威严和庄重。

但接下来,任凭他如何催动真气,杯子却再也没有什么变化,费了老半天的劲儿,直到最后连他都感觉真气后继乏力这才放弃,虽然这次没有成功,但让他确定的是,这玩意儿能被真气催动,肯定也是一件法器无疑,不过为什么变化不大呢?难道是自己功力不够,可是通脉炼魂诀已经圆满大成,自己都已经几乎达到了传说中陆地神仙的境界了,为什么?为什么?

咸宁治疗卵巢炎方法
咸宁治疗卵巢炎费用
咸宁治疗卵巢炎医院
咸宁治疗盆腔炎方法
咸宁治疗盆腔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